学科建设
您所在位置: 首页学科建设 》正文
联趣与修辞
文字来源-发布时间: 2016-01-13 09:33:03

联趣与修辞

 

湖南省南县一中  苏山云

 

对联是独立于诗词曲赋之外的传统文学式样。它是由骈文和律诗的形式演变而成,形成于唐宋,盛行于明清。对联历久不衰,是因为它短小灵活,雅俗共赏;更有许多作品妙趣横生,为人们喜闻乐见。

 

既然叫对联,自然少不了对仗这种修辞格,即用两个字数相等、结构相同或相似的语句表现相关、相对或相反的内容。对仗是移用了朝廷礼制的专用名词,要求对应的两句必须像朝廷中的仪仗队一样严整和对称,因此很有美感。没有对仗就没有对联,也就谈不上联趣了,本文不述。要述的是,各种修辞格的运用,都能使对联生趣增趣。

 

试例示之。

 

1、市井蛋白质//职场白骨精

 

此联虽平仄不怎么合律,但内容却对得极妙。蛋白质和白骨精是时下的网络语言,意为笨蛋、白痴、神经质和白领、骨干、精英。前者为芸芸众生之辈,后者乃出类拔萃之人,对得恰如其分。

 

蛋白质由笨蛋、白痴、神经质而来,字数由7个变为3个,方法是先把各词语分别节短,然后再将其缩合。白骨精同理。修辞学上把这种修辞格称为节缩。

 

这种节缩不仅使语句得到了精简,在色彩上也收到了奇效。就其原意而言,蛋白质是人和各种生物必不可少的营养物质,是宝贵的;白骨精则为《西游记》中的著名妖怪,令人生厌生恨。二者所含感情色彩,前者为褒,后者为贬。然而,联中的蛋白质和白骨精,褒贬之色彩完全颠倒过来,蛋白质成了贬义词,白骨精成了褒义词。这里使用了另一种修辞格,叫做易色,就是变易词语的感情色彩。这种修辞格的使用,使得联语新颖别致。

 

2、好女子何人可嫁//特牛寺僧人曾求

 

此联平仄对仗并不工整,但很有趣味。上联中的女子,可能是美女抑或才女,总之有超人之处,眼界自然高,因此想嫁个出色的男人却一时找不到;下联却不理会她的苦衷而与她调侃,要她嫁给和尚。平常情况下,这种调侃并没多大意思,但此联的妙处就在于它使用了一种修辞格。好=女子,何=人可;特=牛寺,僧=人曾。这种修辞格叫做析字,即根据字的形、音、义来化形、谐音、衍义。本联是化形,字形一合一分,平添趣味。

 

3、灶堂起火,不拨119//鼻孔生烟,莫呼120

 

从内容上看,上联下联说的都是废话。灶堂起火,是有炊事了,这是日常生活事宜,没有必要叫救火车。有人抽烟了,烟从鼻孔出来,这是正常现象,也没有必要叫救护车。然而这废话也能让人耳目一新,开心一笑,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联中使用了一种修辞格。不拨119,莫呼120,说得煞有介事,似乎有人要拨要呼,可笑。119120是火警、急救电话,与之相关联的是人民生命财产的大事,而本联却把它们与炊事、抽烟等琐屑小事扯到一起,纯粹是为了开玩笑逗乐。这种修辞格叫做降用,就是由于表情达意的需要,把一些分量重、范围大以及在庄重场合才用的词语降级使用。

 

4、高望重偷鸡摸狗//礼义廉劫色贪财

 

偷鸡摸狗者,乃缺德之徒;劫色贪财者,属无耻之辈。高望重和礼义廉是谁呢?正好是缺德和无耻。把成语德高望重的德字藏起来,就成了高望重,缺德;把礼义廉耻的耻字藏起来,就成了礼义廉,无耻。这是一种修辞格,叫做藏词,就是在构句时故意隐藏部分字词不说出来,造成一种独特的表达效果。旧联“二三四五”对“六七八九”,暗指缺一(衣)少十(食),就是使用了这种修辞格。

 

5、瑕疵毕限都因你//蓬荜生灰只赖他

 

假设,某甲写信给某乙说:“瑕疵毕现都因你,蓬荜生辉只赖他。”某乙必然不悦;如果写作“瑕疵毕限都因你,蓬荜生灰只赖他”,某乙一定高兴。为什么呢?因为在“瑕疵毕现都因你,蓬荜生辉只赖他”的语句中,两个成语明明白白,一贬一褒清清楚楚,某乙看到了怨语。而“瑕疵毕限都因你,蓬荜生灰只赖他”,限了瑕疵和弄得满屋是灰,褒贬色彩与前面恰好相反,某乙看到了赞语。后者的妙处就在于写了两个错别字,而且一看就知道他是故意写错。这也是一种修辞格,叫做飞白。白即白字(错别字),飞白就是故意写白字,明知其错而有意为之,使语意出新。

 

6、海市蜃楼我不住//南柯太守你来当

 

“海市蜃楼我不住”,意思是让别人去住;“南柯太守你来当”,好像真有个肥缺等人去补。这样的楼房和这样的太守,事实上谁也住不了,谁也当不了,对联却当作能住能当来说,有趣。这里使用了一种修辞格,叫做顾名,就是由一事物的名称联想到另外的人或事物的动作行为(或性质状态)。本联由楼和太守联想到人住海市蜃楼、当南柯太守。

 

7、私艇走私,缉私艇缉私艇//火车起火,救火车救火车

 

私艇走私、火车起火,都是首字和尾字相同,有回环之妙。两个缉私艇和两个救火车,全为字形相同而用法各异。以两个救火车为例,前一个指救火的专用车辆,是名词。后一个则一分为二,救为抢救,动词;火车就是在轨道上行驶的列车,名词,作救的宾语。这里含有一种修辞格,叫做转品(也称转类),即在构句时,改变词语原来惯用的属性,把某一类词语的属性移作别的词语的属性。本联把名词救火车移作动词救和名词火车。缉私艇用法同理。

 

8、绿茵场上伸一脚,球滚滚,人滚滚//裁判手中现二牌,将惶惶,帅惶惶

 

此联描述足球赛的一个场景。有球员犯规了,使得另一球员与皮球一道在草皮上滚啊滚。人们看见裁判手中有了两张牌,一张黄的,一张红的,即将举起某一张。这个时候,场内的战将(球员)和场外的主帅(教练),都露出惶惶不安的神色,他们可能在想:会举黄牌呢,还是举红牌?

 

本联使用了两种修辞格。一是复叠,就是把一个字或词接连地用在一起,如上联的两个滚滚和下联的两个惶惶。二是摹状,即摹写人或事物的形、声、色等方面的性状。本联的人、球滚滚和将、帅惶惶是摹形。

 

9、江洋大盗,成功始向囚身地//赛会亚军,失败犹登领奖台

 

江洋大盗作的是大案,如果得手(成功),必定招来警察追缉。一旦落网,铁窗生涯就开始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事干多了干大了,很难永远逍遥法外。赛场上的亚军在决赛中一定是失败者,然而颁奖仪式上一定有亚军的领奖台,而且比在决赛中获胜的季军的还高。成功者入狱,失败者领奖,引人深思,发人深省。这也是一种修辞格,叫做警策,指的是语句言简意奇,含义深刻,富有哲理。

 

例止于9,因为9是最大的个位数。据资料,修辞格有一百几十种。超过9就是十位百位数,这一篇短文就难以例示完了。

 

抛一敝砖,博方家一笑,或可引出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