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
您所在位置: 首页学科建设语文 》正文
简论诗词格律现代化
文字来源-发布时间: 2015-10-26 14:43:07

简论诗词格律现代化

南县第一中学  苏山云

一、现代化是诗词格律发展的必由之路

格律诗词是中华诗苑的奇葩,承载着民族文化不朽的精髓。

目前,全国有中华诗词学会,各省市县有诗词家协会,县以下还有诗词之乡、地方诗社,格律诗词一派繁荣景象。

现行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选编了唐宋以来历代名家的格律诗词近40首,体现了教育对继承这一文化遗产的责任担当。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现在被普遍遵循的诗词格律过于陈旧,要持续保持格律诗词的生机与活力恐怕有危机。

人们现在仍然习惯把格律诗词称作“旧体”诗词,真实反映了诗词格律的现状。现有律诗格律基本上可以称为“平五七唐诗格律”,五言、七言、平声韵,唐朝人早就写得出神入化了。词的格律也基本上还是唐宋格律,《钦定词谱》“凡八百二十首调,二千三百零六体”,现在还被我们奉为金科玉律,不敢逾越。反映唐宋时代用韵情况的《平水韵》、《词林正韵》还被我们视为正统。

守着现有格律创作格律诗词是名副其实的“守旧”。现在的中老年人受的是传统教育,大概还能坚守“旧体”诗词重地;但成长于改革开放大背景下的年轻人受的是现代化教育,思想解放,崇尚创新,追求时尚,将来要他们去“守旧”是很困难的。

当前,国家正在着力推进现代化建设。建立在现代化经济基础之上的文化理所当然要现代化,作为重要文化范畴的格律诗词及其格律也不能例外。

从实践到理论都说明,如果不迅速改变诗词格律的现状,格律诗词将会不可避免地走向衰微,到时候再去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性保护”就迟了。

19953月,赵朴初、冰心、曹禺、夏衍、叶至善、启功、吴冷西、陈荒煤、张志公等知名人士联名向全国政协八届委员会递交了《建立幼年古典学校的紧急呼吁》的提案(16号),担心民族文化“这条长河在某些方面面临中断的危险”,“某些方面”自然包含了诗词格律。

所以本文呼吁,诗词格律必须现代化!

要更新思想观念。时代在发展,历史在前进,格律诗词也不能一成不变。继承很必要,发展更重要,我们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建立起现代格律诗词,使之彰显出不失传统风范的现代风貌。唯其如此,格律诗词才能与时俱进,永葆青春活力。

要完善格律体系。格律诗词的创作要遵循诗词格律,所以我们要将传统格律进行改造,保留其精华部分,修正不科学部分,补充缺失部分,为格律诗词的创作提供正确的格律规范。

只有科学、简明而又符合时代精神的格律体系才会有生命力,格律诗词才可能世代相传,薪火不断。

二、诗格律应当进一步完善

格律诗是按格律要求写成的诗。

王力《诗词格律》把律诗的格律归纳为四个特点:“⑴每首限定八句,五律共四十字,七律共五十六字;⑵押平声韵;⑶每句的平仄都有规定;⑷每篇必须有对仗,对仗的位置也有规定。”

周拥军《学诗快速入门120问》概括为三点:“⑴每句必须平仄相间,同联的两句必须平仄相对,联与联之间必须平仄相粘;⑵律诗除首尾二联外,中间几联例用对仗;⑶一般来说,诗韵必须押同部到底的平声韵。”

以上所引都是权威论述,对律诗的言宽、平仄、对仗、押韵诸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然而这样的格律显得很古旧,缺乏现代精神,也不够健全和完善。

首先,要确立仄声韵格律诗的地位。

南齐朝沈约等人创四声八病学说,把声调分为平、上、去、入四种。这种划分方法很不科学,因为平声包含阴平和阳平,所以声调应当有五种。他们的失误在于把阴平和阳平整合为平声而没把其他三声整合为仄声,从而使得平声字在数量上分别比上、去、入各声字多很多。因此在为律诗遣韵时,平声字因为选择余地宽裕而成为热门,其他三声字则被冷落。《平水韵》反应了唐人用韵情况,从中可见一斑。《平水韵部》总字数约为5300个,其中平声字最多,达2000多个;上声、去声字各1000多个;入声字最少,不到1000个。

唐宋没有与“平声”相对应的“仄声”集合概念,直到明代释真空在《贯珠集》中提出“上去入音为仄韵,东西南字是平声”,才有了三合一的“仄声”。不过这时候人们已经习惯了唐宋时代律诗只押平声韵的习惯,把仄声韵弄丢了,给后世造成不能押仄声韵的错觉。

现代普通话把声调分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种,可以整合为平声(含阴平阳平)和仄声(含上声去声)两大类。所以,与押平声韵一样,格律诗押仄声韵应当是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事了。

况且,从唐代到当今一直都有人在尝试着写仄韵律诗,只是因为太少而未成气候。

·《意绪》:

绝代佳人何寂寞,梨花未发梅花落。

东风吹雨入西园,银线千条度虚阁。

脸粉难匀蜀酒浓,口脂易印吴绫薄。

娇饶意态不胜羞,愿倚郎肩永相著。

本文原创《春日雨怨》:

屋外雨绵绵,连旬檐泪泣。

山花陌放迟,候鸟南旋急。

壁上纸鸢眠,橱中春袄蛰。

何当见艳阳,晒却心头湿。

这两首诗押仄声韵,平仄粘对完全符合格律要求,没有理由说它们不是律诗。

其次,言宽向五、七言之外拓展。

初唐五言律诗定型,盛唐时期在五言前边加上二言而扩充为七言。这是一次健康的成长,预示着律诗的言宽可以向外拓展。有人作过六言的尝试。

唐·王维《辋川六言》:

采菱渡头风急,杖策村西日斜。

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

理论认为,凡按照粘连、对仗、押韵的格律要求用律句写成的诗都可以称为律诗。律句不受言宽的限制,那么除了五、七言之外,其他言宽的律诗也是有理由存在的。

在七言的前边反切二言就是九言,有四种句式,与五七言很协调: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仄平平

因为五言律句的平仄一三不论,因此可以将其中的第一或第三言位删去使之成为四言;然后在前边分别反切二言、又二言就是六言、八言。有六种句式:

●●平平仄仄平仄

○○仄仄平平仄平

○○仄仄平平仄仄

●●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仄平平仄

●●平平平仄仄平

以下例举几首本文原创诗,望方家教正。

惊蛰(四言)

骤响哗哗,声无际涯。

风梳陌草,雨涤山花。

电激高下,雷轰迩遐。

天摇地动,万蛰惊嗟。

悬臂吊(六言)

立塔摩天扣地,横空一臂长抻。

前移返缩钢缆,下揽回拎滑轮。

左右殷勤调遣,高低着力铺陈。

新生广厦千万, 到处巍然我身。

赏玉龙雪山不巧(八言)

欲逞高原勃勃游兴,驱车直上名山玉龙。

峰藏岭匿难观俊采,雾裹云包未见真容。

步履声中隐隐愁淡,言谈调里明明悔浓。

何时练得驱云本领,好让游人乐满心胸。

台风登陆(九言)

大气旋流海上蒸蒸起,奔波激越兼收势与能。

登临固岸长堤凭怒打,别过汪洋旷陆任狂凌。

荡涤凡尘骇雨倾盆作,祛除俗气惊风卷地兴。

人间一片清新和润泽,造化从来会把福因承。

格律诗虽然可以而且应该突破五、七言限制,但也不能言宽无限。三个字以内是词或短语,且音节有限,难以构建律句。四个字兼容短语和句子,构建律句成为可能。例如《千字文》开头:

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闰馀成岁,律吕调阳。●○○●/●●○○

八句中有六句是标准律句。所以律诗言宽以四言为下限是合适的。

最大的个位数九是一个有效边界,突破九就是十位百位,边界难定。所以,律诗言宽以九言为上限也是合适的。

第三,淡化某些避忌。

孤平和三平尾等避忌弄得许多人动辄得咎,然后垂头丧气。于是要去学拗救。几番当句、对句、隔句救下来,终于兴味寡然。

毛泽东《七律·送瘟神》里坐地日行八万里,谁都觉得是好诗句,然而句中只有一个平声字。我们不能因为其孤平而抹煞其亮色。

李商隐《锦瑟》里说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如果为了避忌三平尾而改动思年华,必将失去原句中上佳的意境。

这类瑕疵在历代名篇中比比皆是。所以,这些避忌其实并无多少必要。没有这些讲究,创作时就少了很多心理负担,对诗的意境、诗的韵致也没什么不良影响。

平仄相间、相对、相粘的基本规则是必须遵守的。但实践中也并不刻板,明代释真空《贯珠集》里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就是说,一部分言位的平仄可以变通。

各言位平仄变通简则

言宽

可变通言位

要分明言位

四言

二三四

五言

一三

二四五

六言

一三

二四五六

七言

一三五

二四六七

八言

一三五

二四六七八

九言

一三五七

二四六八九

释真空的口诀只适用于七言,要改一下才能适用于其他言宽:奇数言位可变通,偶数言位要分明。另外,各句最后一个言位为句脚,分韵脚和白脚,都必须分明;言宽不论奇数偶数,倒数第二言位都必须分明。

三、词格律应当进一步宽松

人们把词的创作叫做填词,意即按照词谱格式填写。本文并不反对填词,只是觉得这种说法不准确。词牌并非天生就有,总得有人首创,然后才能供人仿照着。首创不能称为

这里并不是钻牛角尖抠字眼认死理,而是觉得填词说法像是一个桎梏——所谓调有定格,句有定数,字有定声,不可越雷池一步——严重束缚了人们的手脚。

事实上,从古至今的优秀词人都没有完全被词谱套牢,出现了许多增字、减字、偷声、摊破等手法,使各词调产生了许多变体,如《钦定词谱》820个词牌却有2306体,变体比本格增加了近两倍。

独立寒秋          北国风光

湘江北去 ○○●● 千里冰封●○○

橘子洲头          万里雪飘

毛泽东二首《沁园春》,《长沙》与《雪》平仄的差异说明词人并未固守字有定声的规则。

不应有恨           一桥飞架南北

何事长向别时圆     天堑变通途

所引分别是苏轼和毛泽东《水调歌头》下阕中同一位置的句子,苏句4+7=11(字),毛句却是6+5=11(字)。字数相同,句式各异,适合表达各自内容的需要。

允许变体的存在,为词的创作提供了许多自由空间。

有一则趣话,道是有一天明成祖命解缙给一扇面题诗,解缙写了王之涣的《凉州词》。谗臣高煦参解缙欺君,因为他把白云间字写漏了。解缙情急之下来了个重新断句,说写的是一首词:

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解缙的机智赢得了赞誉。但是,这首的词牌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谁也没计较。

这个故事反映了一个事实,古人作词并不一定按词牌格式填写。宋代不少词人精通音乐,他们作了词便自己谱曲,这种曲子叫做自度曲。有时连作词都不依词牌格式,这样的词叫做自度词。允许自度将给词的创作开辟一片广阔的新天地。

当然,自度并不是可以随意拼凑,至少要遵守词的最基本的艺术规范。使用律句,注意平仄相间;精心用韵,注意韵律和谐;缜密谋篇,注意体式合理;还可以适当运用一些领字格(如:万山红遍……)。

自度的方法很多,可根据各人创作的实际情况而定。比方说,将一首绝句或律诗的字数、句读、句式重新进行调整,使之变为参差错落、自然流畅的长短句,就可以得到一首小令。例如《鹧鸪天》的格律相当于将一首七律的第五句改为三、三句式。如果将两首关联在一起,可以得到一首中调或长调。例如将两首《鹧鸪天》句式关联成上下阕,谁能硬说它不是一首自度词呢?

总之,词的创作既可以依照词谱格式去,也应当允许甚至提倡变体和自度。

四、应当建立科学适用的现代诗词通用韵案

当今人们在创作中所遵用的韵书一般是《平水韵》、《词林正韵》、《诗韵新编》等。过去,这些韵书对于诗词创作的用韵起到了很好的规范作用,功不可没。然而,时代在发展,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今天,上述韵书很不入时了。

《平水韵》和《词林正韵》反映的是唐宋时代的用韵情况,声韵体系与现代普通话差别很大。例如《平水韵·六麻》:麻花霞家茶华沙车牙蛇瓜斜……其中麻花车斜古代属于同一韵部,现代普通话中分属ae韵下,差别明显。同时,上述韵书收录的字数只有五千多个,很多现行的后起字未被收入,同时有的古字现在已经废止,给人们的创作造成了一些障碍。再者诗词本是一家,所用的语音文字相同,上述韵书却分成了诗韵和词韵,这也是一个不合理现象。

《诗韵新编》的十八韵十三辙引入了一些现代汉语的元素,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仍未摆脱旧韵书的影响,有些归纳也不尽合理。例如六儿er)部,平声字2个,仄声字8个,根本不可能用来做一首一韵到底的诗词的韵,因此将它与音近的二歌e)合并较好;五支-i)、十姑”(u)十一鱼”(ü)音韵相近,完全可以合并。

    鉴于上述情况,本文试图以《汉语拼音方案》的《韵母表》为依据,并根据自己的一些思考,拟一个《现代格律诗词通用韵案》,以期现代格律诗词的用韵合上时代的步伐。

另,现代汉语的前鼻音eninuenün与后鼻音eng ingueng在口语中差别并不大(如深en和生eng),可以合为一部。

现代格律诗词通用韵案

 

       

1

 

i(衣)

 

 

2

 

-i()

u

ü

3

a

ia

ua

 

4

o

 

uo

 

5

e/er

ie

 

üe

6

ai

 

uai

 

7

ei

 

uei

 

8

ao

iao

 

 

9

ou

iou

 

 

10

an

ian

uan

üan

11

ang

iang

uang

 

12

en/ eng

in/ ing

uen/ueng

ün

13

ong

iong

 

 

之所以叫做韵案,是因为本文拟出的只是一个用韵方案。本文认为,用韵时韵部的查阅可以在通用工具书上进行,不必再编一本韵书。理由有二:一是人们都已熟悉普通话,掌握这一方案很容易;二是有《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等可供查阅,省去了另行置备韵书的麻烦。

标准普通话没有入声,北方人完全能适应此案,南方人的入声可在实践中自然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