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风采
您所在位置: 首页师资风范名师风采 》正文
南县一中首任校长段乃文办学救国
文字来源-发布时间: 2015-07-05 10:52:40


  段乃文,字心丹,笔名之子,1901年3月17日(正月二十七)出生于南县南洲镇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父亲段宇林,是当地有名的秀才;母亲程春香,知书达理,善良贤淑。由于父母的长期熏陶,他从小就聪颖好学。在读私塾时就表现不凡、出类拔萃。1914年,13岁的他考入长沙明德中学;1920年,19岁的他高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工程学院攻读;1929年7月,27岁的他大学毕业,并获学士学位。由于文理兼通,各科成绩名列前茅,被留校任助教、讲师。
            打仗矣?办学矣?
抗日战争爆发后,教育界便围绕是否应实施一种临时战时教育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教育界开始面对一个如何处理抗战与建国、打仗与办学的关系问题。一部分人认为战时教育是中国的当务之急,教育以抗战教育为主,包括打靶、下乡宣传、上前线等;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我们更应该努力办学,以待将来建国之用,将来建国更需要人才。于是,有的师生到了前线,去了军校。有的老师更加努力继续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学生更加发奋读书。段乃文先生则明显地站在了教育救国这一边。
1937年初冬,段先生返梓探望父母。可一回到家乡,一个严重落后的教育现状就摆在他的面前,湘鄂边地区的南县、华容、安乡、汉寿、石首等县连一所普通中学也没有,小学毕业生,除一部分就地进入简易师范学习之外,其余的都要负笈他乡或远赴省城求学。那些在学校进行打仗与办学辩论的场景又时时浮现在他的眼前,面对这样的状况,一种强烈的办学救国思想开始在他心里萌动。于是他果断谢绝了当时政界、高等教育界、实业界的邀请,艰难地开始了他的办学救国之路。
           战时中等教育的创办
  他不断找来其他饱学诗书的返乡旧友、暂居南县的仁人志士共同商讨救国之路、强国之策。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后出走南洋群岛教书的曾习孔,大革命时期因革命被捕刚刚出狱的共产党员廖一贯,上海美专毕业的孟良萼、何康理,以及上海、武汉、广州等地大学毕业或肄业的学生谭天民、何康惠、张国、段心旷、李名魁、钟汉卿、王瑞吾、朱斌等人来到南县,还有平津以及沿海各省市不愿做亡国奴的爱国人士,也辗转来到了南县。这些知识分子、仁人志士与段先生一接触,就很快达到了共识,形成了办学救国的思想,这些给湖西中学的创建,准备了激进的思想条件和优良的师资力量。
  他几经奔走呼吁,终于借到了县城南郊刘家垅一栋闲置已久的残破兵营作校舍,同时不惜变卖自家在注滋口杨林洲的田产,捐出作为修葺校舍、添置教具的经费。1937年12月,段先生郑重约集同仁聚议办学事宜,在第一次校董事会上,大家公推段先生为校长,李名魁为董事长,一所以“抗日救国、培育英才”为办学宗旨的“湖南私立湖西临时中学”正式成立,这标志着湘鄂边地区第一所抗日救亡学校的成立。1938年4月4日新学期开学(今湖南省属重点中学——南县一中的校庆日就定在4月4日这一天),共招了4个初中班,1个高中补习班,共计学生200余人,由于当时国民政府对学籍管理十分严格,即使创办私立中学,也必须经省教育厅批准,学生才能拿到毕业文凭,“湖西”因仓促上马,白手起家,未获批准立案。段乃文便及时将学校挂靠在内迁益阳的南京“五卅中学”名下,改名为“南京五卅中学湖西分校”,段乃文任主事。1940年2月,段先生等几经周折,终于获得湖南省教育厅批准立案,正式定名为“湖南省私立湖西初级中学”。
          爱国教育下的民族气节
  1938年上学期开学伊始,段乃文将自己在中学、大学培养的爱国主义精神重点向学生灌输,并亲笔书写“公诚勤勇”四个苍劲有力的正楷大字,作为校训。不久,他还支持成立了湖西学生自治会,经常向同学们讲时局,并组建了“抗敌话剧团”、“洞庭湖歌咏队”,深入街头、农村演出,同时还举办了“抗敌漫画展览”等活动。有一次周末下午在县城演出街头剧《捉汉奸》(自编剧目),一位观众激于义愤,把扮演汉奸的同学误为真汉奸,在肉店夺得屠刀追杀,险些酿成命案,幸有领队老师出面拦阻并加以解释,才得以平息,可见当时演出之成功。由于段乃文经常带领师生开展宣传教育活动,师生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
  1943年春,日本发动了鄂西会战,湘鄂边地区一场历史罕见的灾难发生了。滨湖浩劫,南县浩劫,“湖西”浩劫!
  为了保护学生,为了维护中华民族的气节与尊严,深得师生敬仰和爱戴的段校长,写下了可歌可泣、悲壮动人的一页。
  是年3月,日军侵入南县毗连的华容县城,为避免敌机骚扰,“湖西”西迁到偏僻的北河口曹家铺,借用民房上课,至5月5日,安乡、华容靠近南县一带火光冲天,枪声阵阵,炮声隆隆,国民党73军的残兵败将与成群结队的难民涌向南县境内。段校长发现形势危急,只得宣布暂时停学,由学校发给盘缠,大部分学生返家暂避,最后剩下无家可归或有家不能归的学生60多人,段校长与部分教师商议,决定带领师生继续南迁沅江。5月8日凌晨,段校长带领100多人(其中教职员工家属30多人)的队伍沿藕池河中支南下,校长借来两条木船,安排行李、教具和女性师生在船上,并带领男性师生轮换拉纤。上午9点飞来两驾敌机,在距河面100米的低空盘旋,不断扔下炸弹,并用机枪扫射,许多难民倒在血泊中,段校长一边指挥师生避开敌机的轰炸,一边帮助难民疏散。到达厂窖的汀浃洲时,一些走得快的难民怆惶返回,说日本鬼子的汽艇已封锁了前面茅草街的河面,难民只好掉头往回走,段校长马上召集教员商量对策,其中一姓朱的教员提议:“我们的东西多,不用船载难搬,前面日军已封锁河面,往沅江去不行了,返回原地也不是上策,这里有我一个亲戚,不如暂时住到他家去,而后见机行事。”段校长考虑别无他法,只得采纳。谁知第二天就在这里发生了仅次于“南京大屠杀”的全国第二大惨案——“厂窖惨案”。
  5月9日一早,日军飞机就对厂窖垸进行密集型轰炸,“湖西”100余名逃难师生大部分已于前夜另走他乡,段校长与留在原地的30多名师生,为免遭轰炸,已躲进了麻土里。上午8点多钟,一队日军骑兵、步兵来“围剿”汀浃洲,直逼师生所在地,欲躲不及,欲逃不脱,段校长对紧跟身边的学生严钦志(现湖南省华容县四中退休高级教师)、熊士元打了个手势,决心与日军正面接触,他们刚到住户的禾场上,耳边就传来惨叫声,鬼子兵已在麻土里肆虐,刺杀手无寸铁的“湖西”师生,禾场上鬼子兵杀气腾腾地围住几十个难民。段校长上前,用日语跟一个日军小头目交涉,指了指身边的学生说:“我是教员,他们都是我的学生 ,要杀要砍找我,你们不要滥杀无辜。”亲见日军惨无人道地屠杀禾场上的同胞,段校长只得强压怒火,保护学生。过了一会,日军小头目指着严、熊两人,叫他们做苦力,抬走装满抢劫物的箱子。段校长和一位历史老师也被胁迫充当苦力,他大骂日寇是强盗,是野兽,并宣传抗日,兽军用麻绳将段校长绑在树边,用刺刀割开他的头盖皮,凌迟而死……
  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不久,国民党政府内政部为段乃文先生发布了褒扬令,曰:“查湖南省南县段乃文,值县境被日寇沦陷,躬率学生出险,不幸途中遇敌被掳,骂贼不屈,竟遭杀害,大节嚼然,殊堪矜式,应予褒扬,以彰忠烈,此令。”
               继往开来的战时教育
  段校长牺牲后,师生们时时缅怀他全心全意为国家抗战和建设培育人才的教育救国之举,部分学生于1943年6月,在益阳找到了教师钟汉卿,开始了恢复湖西中学的工作。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钟校长带着学生四处迁移,学校先后迁往沅江齐头山,益阳沙头,后在迁往长沙途中解散。1945年初,学校迁回南县白蚌口。1945年8月日军投降,学校正式迁回原址——南县县城刘家垅,学校得以恢复正常教学。在段校长办学的5年中,共培育学生300多人,这些学生不少升入高中、大学,成为新中国建设的栋梁之才。(庄劲旅)